电脑版 | 手机版
欢迎来到熏陶图书馆,请登录  |  注册

熏陶图书馆

  1. 首页
  2. 生活经验
  3. 休闲
  4. 每个妓女,曾经都是处女

每个妓女,曾经都是处女

2018-03-19 20:28点击数(0) 加入收藏

每个妓女,曾经都是处女

该转帖仅你自己可见

该转帖你的好友都能看见

前两天看了一则关于台湾一位18岁的女孩,为了救自己罹患癌症的父亲,一天最多接客22次的新闻;这就意味着她每天从睁开眼睛开始,便要不停地接客。我们可以理解为这是她救父心切,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女人不管什么原因,一旦沦为了妓女,便是人格和尊严的沦丧,要想得到尊重无疑是天方夜谭;一天22次的接客记录,着实令人触目惊心。我在心痛一个18岁孩子遭遇的同时,不免深思,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究竟是谁在逼良为娼?而妓女真的是卑贱的代名词吗?




  妓女这个职业究竟是从何时开始诞生的,从未考证过,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妓女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从未获得过尊重,或许这就是所谓出卖自己肉体的代价,也是他们被视为卑微的原因之所在。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当了妓女就别想立贞节牌坊,这贞洁和肉体无疑是捆绑在一起的,一个人的圣洁是肉体所赋予的,于是,处女才得以被视为是圣洁的象征,童男童女才会沦为祭祀品;立贞节牌坊的都是一辈子守寡的。


  然而,当所有人对那些出卖肉体的人,抱以鄙夷的同时,唯独忘记了,肉体不过是灵魂的负载体,一个人的圣洁并非取决于肉体,而是灵魂;除却灵魂,每个人都不过是一张臭皮囊而已。看过莫泊桑的《羊脂球》的人都知道,作者通过一个妓女,便将上流社会的那些先生太太们肮脏的嘴脸展露无遗;毫不留情地批判了现实之黑暗的同时,更将人性最自私,最肮脏的一面赤裸裸地展示在读者的眼前,娓娓道来,却辛辣犀利;羊脂球的圆润与美丽像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丁卯寅丑来。


  如今一百多年过去了,《羊脂球》经久不衰的原因,就在于她并非是一个特殊的个例,而是现实世界中,所有妓女所遭受的相同际遇。而那些上流社会的先生太太们,也并非只存在于文学作品里,活在创作者的笔下,而是就在我们的身边,甚至就是我们自己。现实世界中,不乏脱下裤子上了妓女的床,穿起裤子之后批判妓女的道貌岸然者;正如男人总是批判女人拜金,骨子里谁不期望自己能成为下一个被女性膜拜的对象,不是不可为,而是不能为;而往往批判的那些人正是那些求不到的。


  相对的,这个现实世界也不乏一边批判妓女出卖肉体以求生存,一边出卖自己的灵魂换取锦衣玉食的女人,这两者之间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有的只有量的差异,一个是批发,一个是零售罢了。或许,这个世界之所以有妓女的存在,就是为了折射出一些人的所谓“高尚”与“贞洁”来;有一个浅白的道理人尽皆知,那就是善的一面是恶,美的对立面是丑,于是,我们总是不约而同的会将自己置于丑恶的对立面,以显现自身的善与美。换言之,这并非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若要用一张膜定圣洁的话,那么妓女都曾是处女;而贞节牌坊下,每个人都背负着一条罪恶的灵魂。

0 0 收藏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