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 手机版
欢迎来到熏陶图书馆,请登录  |  注册

熏陶图书馆

  1. 首页
  2. 生活经验
  3. 休闲
  4. 道口往事之驼背老汉

道口往事之驼背老汉

2018-04-17 05:21点击数(0) 加入收藏

    十七、八年前,我被单位派到远离厂区和家属区的矿山铁路专用线的某铁路道口值班。那年我刚好三十岁,在道口值班是一种很枯燥无味的工作,让我心里有些不情愿,每天在班中除了接送几趟蒸汽机车在道口通过,便是一人独自在道口值班室里闲坐着并且不着边际的瞎想着。       在值班室里,待坐久了,也会抬头向窗外张望,在离道口值班室最近的地方是一个叫八家子的小村庄,每天早上我都能透过玻璃窗见到一个驼背老汉从那里走来,双手推着一辆独轮车,他的脸几乎要贴在车身上,好像用头顶着独轮车在前行,见老汉如此艰难的行进在并不平坦的公路上,以为这个老汉只是出村散散心,到十几里外的矿上赶集,卖菜。时间久了,我发现这个老汉每天早上都会推着独轮车在我们的道口值班室门前经过,无论炎寒酷暑,可以说是雷打不动。这倒让我越发的关注这个驼背老汉了,有一天趁老汉在道口不远处的路边歇脚我走到老汉跟前,发现老汉的上半身与下半身几乎弯成了一个九十度角。我与老汉打了声招呼,便与他交谈起来,不难发现老人家很健谈,只是不太情愿抬起头与人交谈,或者说低头弯腰是老人家容易做到且又让其感觉舒服的事,但也不免让我产生疑虑,余下的十几里路途,就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推着百十斤的青菜,双脚行走在路上也会叫苦的,何况是这样一个驼背老汉能坚持走到目的地。倒让我顿时对这个驼背老汉生出几分敬意。         那是 一个深秋的下午,在我们这个地处燕山深处的小镇上已是十分寒冷的季节了,或许是我们这个道口值班室里有几分热气,或许是驼背老汉要走进值班室歇脚休息,当这个老汉走进道口值班室的房间里,操着浓重的“承德南部口音,言语中语速缓慢且拖着长长的尾音,与我交谈好一会儿后,倒让我觉得不能让老汉长时间在房间里站立,忙拿来一把椅子让老汉坐在上面,此时驼背老汉也艰难的扭动着身躯歪着脖子转动的脑袋十分吃力的仰着脸看了看我,然后双手扶着椅子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面。这又给了我一次细细端详老汉的机会,发现这老汉身体虽然有些残疾,但也是很硬朗的。       在以后的曰子里我与老汉的接触时间久了,老汉的家事也让我略知一二了,我也弄明白了这个驼背老汉每天坚持到矿上推车卖菜的真正原因,那是他在为自己的小孙女筹集上学的费用。他还经常对我说:“这孩子学习很用功,也很争气”。又对我说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帮小孙女完成她继续读书上学的梦想,听到这里,我总是有些不解,一次我忍不住问他:“不是还有她父母吗”?只见老汉沉思了良久,叹了一口气,对我说到:“孙女的父亲有病丧失劳动能力后,她的母亲也就离家出走了,孩子可怜,打小就爱读书,我得在有生之年帮她了了这个心愿。”听到这些话让我感到有些心酸,是驼背老汉所说的话打动了我,也让我越发的敬重他了!        那是一个初冬的下午,我见到了一个小女孩大概是十四五岁的样子,身上背着一个书包像是一个刚上中学的初中生,站在道口值班室对面的那棵大杨树下,或许是天气有些冷,这个衣着单薄的女孩脚踩着厚厚的落叶,任凭风吹动着的杨树叶,在自己身边飘过。我感觉这个女孩的身体在风中微微的颤抖,只见她双手抱着肩,抬起头睁大双眼向远方的路上张望,或许这个女孩就是那个驼背老汉的小孙女,我就是这样想着,也禁不住向远方的路上望去,渐渐的我看见了驼背老汉的身影一点点向这个女孩身边艰难的挪动,也让我听到这个小女孩接连发出的几声亲切的呼喊,爷——爷——爷,听到这呼喊声驼背老汉行进中的步伐明显加快了许多,只见驼背老汉连同他那行进在路上的独轮车给人感觉抖动的越发的厉害了,小女孩此时也三步并做两步的向老汉奔去,然后又像一只小燕子似的寸步不离的跟在驼背老汉的身后,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确实感染了我,打动了我,只觉得有一股暖流在向我身边袭来。看着祖孙俩远去的背影,让我在值班室里细细的品味了许久,让我懂得了这才是人世间亲情。          多年以后,我离开了原来的那个工作单位,到矿上一个新成立的单位工作,偶尔也会在上下班的路上,放缓行进的脚步,用双眼在路边菜市场里搜寻着那个卖菜的驼背老汉的身影,可是最终也没有让我找到他的身影。也就不知道那个想多读书的小女孩,她的梦想最终能否实现。!
  0 0 收藏 分享
相关新闻